K.S.

K.S. 卡珊

【超级富贵】风见之花(1)

人物OOC,私设有,个人理解有

文笔渣,欢迎提出建议

请勿上升真人

文章中出现的所有病症描写和解决方法都是乱写的,没有依据,不要当真

激情产物


 

    清晨的阳光透过合拢的深色窗帘照射在房间里,使得没有开灯的黑暗房间出现了些许光线。却像是被这光线惊动了一般,躺在床上的人沉默着坐起来。

 

    黄明昊睁开眼睛,感觉到了些许烦躁。

 

    即使吃了安眠药,黄明昊仍然没能好好地睡着。他反复地醒来再睡去,明明躺了一晚上,却没怎么好好休息过。以至于现在天堪堪亮了些,他就再也没有半分睡意了。

 

    而他没能睡好这个事实使他更加烦躁了,体内想要破坏些什么东西的冲动愈发强烈,几乎克制不住。


    黄明昊用力将指甲嵌入皮肤中,熟悉的痛感传来。体内的烦躁被压抑下去些,然而转瞬间又升了起来。

 

    真的很烦,他想着,一面便下了床。没准备开灯,也没准备穿鞋就径直打开房门走到厨房,从碗柜里抓出一个瓷碗就往铺了砖的墙上扔。

 

    黄明昊扔得很具有技术。他没往太高的地方扔,也没扔得太用力,只要能听到碗破碎成几块的“哗啦”声响就好——哦,还有碎片掉在地上的清脆声音。

 

    他个人觉得后者比前者好听。因为半球碎开的形状通常是几个好看的弧面,而那些弧面比半球更加容易碎开,因此发出的声音也好听得多。

 

    只是打扫也更加麻烦了些,不过黄明昊不怎么在意时间的问题。毕竟他从家里跑出来,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和复杂繁多的规矩,他有的是时间呆在这个地方。

 

    摔完了碗,黄明昊轻松了些。他走回房间,摁下电灯开关。在明亮了不少的房间里找到他放在床头的药,简单对了一下种类和数目就和着水吞了下去。

 

    他是真心实意地希望他的病能快点儿好,每天都在和自己较劲实在是太令人痛苦了。不过这种单纯的希望好像没什么作用,毕竟医生是怎么说来着——

 

    “抑郁。不过程度还很轻。需要每天吃药。最好还是从心里面改变一下消极的态度。”

 

    确实,只是因为压抑着太痛苦所以希望它赶紧消失掉这种想法是很消极了,毕竟他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黄明昊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些,一边打开了昨晚被他烦躁地拔掉电板摔在地上的手机。不出意料,仍然是各种未读消息。

 

    没有未接来电,电话卡早就被他扔了,早在他离开家的第一天。

 

    黄明昊扫了一眼微信列表,来自范丞丞的消息最多,其次是朱正廷。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用新号码给范丞丞打个电话。

 

    电话接通。

 

    “你好,这里是范丞丞,请问是?”是范丞丞的声音,黄明昊想。

 

    “是Justin啊。”他说着。

 

    通话那头静默了两秒钟,然后突然炸开一般:“Justin?你终于来消息了,你知不知道这边有人都快急疯了。”

 

    “我不是和正廷哥打过招呼么?

 

    “只有一开始,后面就没有了。你说你出去也不解释清楚原因,这怎么让人安心。”

 

    “要是解释清楚了,他们更得不得安心。”

 

    “你那个抑郁不是轻度的么,不是按时吃药就能好的么?”另一边的声音小心翼翼起来。

 

    “是啊,但是我觉得跟他们在一起我控制不好情绪。范丞丞,我现在真的很……很烦躁。”

 

    是真的很烦躁啊。每天都克制不住地去想那些糟糕的事情,情绪从来不稳定,想伤害别人也想伤害自己。要控制好自己,不然可能就会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必须要这样想着。然而又会觉得何必如此呢,他就是要——

 

    “喂,Justin!”

 

    “怎么了。”黄明昊回过神来。

 

    “我在说,需要探望吗?”对方的声音有着真情实感的担心。

 

    “不太需要,这个事情比较靠个人啊。你来了估计也没什么用。”有些感动,但是他不想要帮助。

 

    “哎,有个人陪总是要好一点的——话说Justin你出来的时候带的钱现在还够么。”

 

    不太够了。黄明昊走的时候就没带多少现金,再去看了看医生买了点药,还有要付房租。

 

    是挺可怜的,明明家境富裕结果现在搞成这样。一手好牌给打差了,烦。

 

    “还够。”然而他如此回答道。

 

    “行吧,”对方说,“你好好保重。还有就是,万一真不行了,你可以回来的,这事儿没啥,不要紧。”

 

    黄明昊停顿了一下才道:“嗯,再见。另外,替我给他们报个平安。”

 

    “结果还是服软了哈哈哈哈哈……”是得意的笑声。

 

    握着手机的手瞬间攥紧:“……范丞丞,你要是敢把这个号码告诉正廷哥他们,你就准备玩完吧。”

 

    愤怒地按下挂断,通话结束。

 

    一想到刚才范丞丞的笑声黄明昊开始烦躁——服软,怎么可能。他只是履行了一下道德义务而已。

 

    先别生气,先解决一下钱的问题。他对自己暗示。

 

    黄明昊踩着椅子从衣柜上头把他特意放高放好的电脑拿下来,在租房网站上发布了一条合租信息——这房子里还有一间卧室,可以拿来出租,减少一下他的资金负担。

 

    做完,他就把电脑放回去,轻叹了一口气,拿起扫帚,准备去处理一下瓷碗的碎片。

 

    是真的,必须要开始一下“新的生活”了。再这么颓丧下去,估计会越来越控制不好吧。

 

    因为,伤害别人真的比伤害自己容易得多,也愉快的多了。



设定:

富贵是轻度抑郁,吃药能好的那种,他的抑郁表征……嗯大概就是发作起来就克制不住地感到烦躁所以极易做点什么理智崩坏的事情(比如想打人(请注意这是没有任何依据的设定

并且他和他家人最近在闹矛盾所以他干脆出来了

农农在第一章并没有出场因为第一章全在走剧情,第二章会出现的

晚上戴着耳机慢慢听,就像是在晚间的森林,躺在缓慢流淌的河水边上,看着月光撒在树叶上流出银色的光。

I see the autumn leaves.
Peel up off the street.
Talk wings on the balmy breeze.
And sweep you off you feet.
……
Downy feathers kiss your face.
And flutter everywhere.
Reality is a lovely place.
But I wouldn't want to live there.

想当年QQ上听到这首歌,歌词翻译得不知所云,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样。

remix版本更加好听,个人认为。
然而歌名让我想起了小学,扶额。
我知道是各就各位的意思……但是……

乘着小舟顺着时光的河流向下吧。

We live for moments like this.
我们活着就是为了这样的时刻。

初次听是在大半夜,边听边抖腿。非常随大流地叫它飚车曲,其实我倒是觉得更加适合骑个自行车假装在开跑车。